树起知识分子的精神标杆

【光明论坛】

王子墨

  一辈子追逐梦想、奉献祖国的人民科学家钟扬走了,消息传出,引发社会各界一片哀思。钟扬说,人这一辈子,不在乎发了多少论文,拿了多少奖项,留下来的是故事。

  钟扬留下的故事,无疑是厚重饱满的。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30余年,学术援藏16年,在雪域高原跋涉50多万公里,收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,填补了世界种质资源库没有西藏种子的空白;帮助和推动了西藏大学的植物学专业从“三个没有”即没有教授、教师没有博士学位、没有申请过国家自然基金项目,到创造一个又一个“第一”,不仅填补了西藏高等教育一系列空白,更将西藏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成功推向世界……一项项成就,足以镌刻于中国学术史。

  钟扬作为知识分子的一生,既留下了学术巨著,更写就了精神史诗。古人有期许曰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这指向长空的远大抱负,起点却在泥土之中。真正的知识分子,既光风霁月,也泥泞满身,钟扬就是如此:33岁就已经是副局级,却毅然放弃所有的职级待遇,做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;16年间,足迹遍布西藏最偏远、最艰苦、最荒芜的地区,匍匐在雪域高原研究种子,经历过无数生死一瞬,为的是“一个基因可以拯救一个国家,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”的信念。他拥抱土地、尘土扑面,却又精神高洁、心忧天下,在显微镜里,看到的是浩瀚无垠的祖国大地。

  钟扬一生钻研种子,他的精神也像种子一般埋入了历史时空。知识分子于社会的意义,常常超越专业领域,是对国家、社会精神层面的涵养。钟扬去世后,除了科学界、教育界,更有大量社会各界的人士自发缅怀。知识分子展现的人格风范,打破了专业壁垒,构成了共识性的精神感召。无论从事哪个领域,胸怀家国、浩然正气的精神仪轨是共通的,它是社会历史对知识分子的人格期待。钟扬这一生对学术的执着、对名利的淡泊、对祖国的挚爱,恰与这种期待构成呼应,他作为知识分子的风骨,也成了面向全社会长流不绝的精神遗泽。

  教师是钟扬最在意的身份,钟扬在复旦大学任教17年,培养了107位研究生和博士后,培养的学生遍布西藏、新疆、青海、甘肃、宁夏、内蒙古、云南等西部省份,他说:“我有一个梦想,为祖国每一个民族都培养一名植物学博士。”相信钟扬培养的学生,会继续在科学的道路上无畏探索;同时,每一个被钟扬事迹所感动的人,都当追随钟扬留下的精神风标,接续先行者,同做追梦人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2018年03月28日10版)

    原文链接http://news.gmw.cn/2018-03/28/content_28129725.htm

  作者:光明日报   更新时间:2018-03-29    点击次数:847